是借不是偷下一句?不是偷,是借

发布于 2021-05-18 06:04:14

是借不是偷下一句?不是偷,是借

查看更多

关注者
0
被浏览
1
1 个回答
admin
admin 2021-05-18
This guy hasn't written anything yet

是借不是偷下一句不是偷,是借

文 / 储劲松

考上初中的时候,在城里工作的舅爹送给我一支“新农村”牌钢笔。
在 20 余年前的山区农村,钢笔是一件颇算稀罕的东西。
犹然记得,当时我们全村数千号人,只有大胡子村长有一支钢笔。
大胡子长年把钢笔别在中山装的表袋里,走到哪里,笔帽子上的金属都闪闪发亮。
那亮光是身份和权力的象征,让人既羡慕又敬畏。
似我这般年纪的小小读书郎,更是没有一个不对钢笔垂涎已久的。
但那时候家里都穷得丁当响,父母能给买一支圆珠笔已是十分开恩了,给买钢笔,那简直是做梦。

我得到一件这么贵重而又实用的礼物,当然如获至宝。
每天上学前,我都把钢笔擦得纤尘不染,然后吸足蓝墨水,小心翼翼地放到文具盒里。
钢笔用起来真是爽啊,比那种劣质的经常写不出字的圆珠笔不知强多少倍。
我用它来做课堂笔记,做作业,看着笔尖在纸上吐出一行行蓝色的字迹,我的心里也是一片晴蓝。
当然了,它还给年少的我挣来了不少虚荣。
全班同学惟有我有钢笔,他们可是艳羡得不行呢。
特别是我的同桌小红,她看我的钢笔的眼神简直是直的,时不时地,她也总找些理由借去抄一篇作文,做一道数学题什么的。

那支钢笔陪伴我过了两年多,由于我精心保管,还是簇新如初。
但是在初三那年的一堂晚自习课上,它却突然被小红放进了她的书包里。

那晚进行语文小测验,我写作文正写得起劲的当儿,电突然停了,我下意识地把钢笔放在了课桌上,等待老师的指令。
就在电刚刚停掉的那一瞬间,我借着窗外模模糊糊的月光,惊讶地看见小红迅速地把钢笔抓起来,毫不犹豫地揣进了她的书包。
我那时是一个很内向、腼腆的少年,再加上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以及于我愣坐在凳子上,直到老师宣布放学,小红像脱兔一样飞出教室,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更谈不上采取什么行动。

我沮丧无比地回到家。
父亲看我脸色不对劲,于是问我发生了什么事。
等我说完,父亲没有表达任何意见,反而问我:“那你准备怎样要回钢笔呢?”我说:“我明天一早就告诉班主任,让小红在班上抬不起头来!”父亲闷闷地“嗯”了一声,接着又问,“小红这孩子是不是经常偷人家东西?”我说:“不是的,她还评过校三好生呢。
”父亲略略沉思了一下,就跟我说:“这孩子不是品质问题,肯定是一时糊涂。
你不要告诉老师,如果让老师和同学们知道了,她以后怎么做人呢?”他又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孩子,要宽容别人偶尔犯下的错误,更要给别人改正错误的机会。
她要是不主动还给你,你暂时也别找她要。
我教你一个办法……她不是偷,是借。

第二天,我看见小红的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一直不敢正眼看我,但她也没有把钢笔还给我。
第三天,第四天,她还是没有把钢笔还给我的意思。
到了第五天上早读时,我借着同学们的诵读声的掩护,小声地跟小红说:“小红,把你借我的钢笔还给我吧。
”小红一听这话,瘦瘦的身子剧烈地颤栗了一下,头马上低了下去,眼泪很快滴湿了地面。
过了两分种,她抬起头说:“我再用一个晚上,明天早晨带给你好不?”我说:“你要是喜欢,就再用几天吧,反正我也不急。
我也好喜欢你那块带香蕉味的擦皮,借我用一下好不好?”她羞涩一笑,立即从文具盒里拿出擦皮,轻轻地放到了我手上。
我也拿着擦皮,在作业本上装模作样地擦了几下。

那件事后来成了我和她之间的一个小秘密。

很多年后,小红已经是上海一所著名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了,而我们也经常联系。
她在写给我的一封 E-mail 中,曾提及了那件事。
在信中,她感叹道:“要不是你当初的宽容,我也许就在学校里呆不下去了,就更不会有今天了。
宽容是一束最温暖的阳光,是一缕最温柔的春风,还是一种比金子更可贵的品质啊!”

小红的信,让我想起我那仍在乡下种田的卑微得像一块土坷垃的父亲。
于是我在给小红的回信中说:“小红啊,其实当初真正宽容你的人不是我啊!”

撰写答案

请登录后再发布答案,点击登录

发布
问题

分享
好友

手机
浏览

扫码手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