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抬头就想起下一句?当你抬头见到天上星星,可会想起这首歌?

发布于 2021-05-18 07:55:25

一抬头就想起下一句?当你抬头见到天上星星,可会想起这首歌?

查看更多

关注者
0
被浏览
6
1 个回答
admin
admin 2021-05-18
This guy hasn't written anything yet

一抬头就想起下一句原标题:当你抬头见到天上星星,可会想起这首歌?

美好的一天需要古典音乐

加里克·奥尔森演奏斯克里亚宾钢琴协奏曲

《许贝利翁》书写的是荷尔德林观念中的希腊和施瓦本虔敬主义,黑格尔的哲学也只认可希腊和德意志精神,荷尔德林的思维方式与黑格尔没有根本区别,黑格尔转向德意志的民族国家,黑格尔与马基亚维利产生共鸣,黑格尔的绝对精神已经外在化了,黑格尔说的上帝已经死了,就是德意志精神民族国家化,占住了神留下的空位,一个终结。
荷尔德林将神的理解内在化了,荷尔德林在德国浪漫派的整体氛围中看到了德国的现代性的虚无主义的危机。
荷尔德林的《面包与酒》诗人为酒神的祭师,在黑夜中走遍大地,酒神携带面包与酒重临,希腊诸神已经退隐,作为许贝利翁的希腊爱与美的象征的狄奥提玛死掉了,荷尔德林看见新教的基督耶酥已经被偶像化,德国的土地上看到的是僻陋的现实。

在《许贝利翁》中,希腊精神以自然这样的一种新教虔敬主义的角度得到显现,斯宾诺莎与卢梭的自然观与德国虔敬主义的结合,法国大革命带来的自由观念,虔敬主义的去偶像化使荷尔德林摆脱了一种对新教的迷信方式的接受,虚无的开端。
斯宾诺莎的神和自然,荷尔德林在初接触斯宾诺莎思想时接受的是门德尔松的斯宾诺莎解释,认为斯宾诺莎是无神论的,这在荷尔德林写给母亲的信中可以看到。

后来尼采指出,斯宾诺莎很少有心理学过程分析,斯宾诺莎对实体和偶性的关系的转换很少分析,斯宾诺莎自然中缺少生命,斯宾诺莎只是说明了“太阳底下无新事”这样的所罗门箴言。
荷尔德林的诗歌中的希腊的自然,希腊的诸神在自然中显现,荷尔德林在自然中沉浸在无限的澄明之中。
《许贝利翁的命运之歌》:“你们在上苍的天光里遨游,/踏着轻软的云毯,极乐的精灵们!/辉煌的神风/轻轻地触动你们/就象女艺人的手指/抚着神圣的琴弦一样。
/超脱命运的摆布/像酣睡的婴儿一样透着呼吸/神的精神/纯洁地保存在他们那/谦逊的蓓蕾之中,/开着永不凋谢的花朵,/那极乐的眼睛/在静静的/永恒的澄明中张望。
//可是,我们却被注定,/得不到休憩的地方,/忍受烦恼的世人,/时时刻刻/盲目地/消逝、沉沦,/好像飞瀑被抛下/一座一座的悬崖/一年年坠入渺茫。
”(钱春绮译)这首抒情诗是荷尔德林当时最有名的一篇杰作,勃拉姆斯曾经将本诗谱成乐曲,脍炙人口。

荷尔德林这里看到的希腊的自然是一个观念中的澄明的自然,在诸神遁迹的自然中可以看到无限的澄明。
荷尔德林将狄奥提玛作为希腊诸神的祭师的现实的形象,整个小说是在一个整体的观念中开始与结束的,一开始就暗示了是一首失去了的希腊的家园的挽歌。
荷尔德林在这里的古典精神是一个德国新教虔敬主义的理解,希腊的自然是明净的,荷尔德林作为酒神的祭师留下一个契机,荷尔德林在对古典精神的转化中走的是克洛普斯托克的上帝颂赞歌的传统,古典的理智的清明没有偏离神的位格的首要地位,黑格尔的基督只是成了价值转换的决断性的环节。

《恩培多克勒之死》,西西里的哲学诗人在辨证的超越中跳进了火山口,这样的一种决断是荷尔德林的决断,是一种神圣的疯狂。
希腊的诸神已经退隐,希腊的天然一去不会复返了,荷尔德林的希腊的天然已经带着疑惑和忧伤,荷尔德林清楚明白,诸神已经逝去了。
荷尔德林的还乡诗就是在这样的期盼和疑惑中展开的。

荷尔德林这样思考:“如此说来恩培多克勒斯成为他的时代的牺牲。
他在天命中生长,命运的难题应表面上在他身上解决,而这个解答应显示为表面的、暂时的,正如或多或少地在所有悲剧人物那里那样,他们所有人在其性格和表露上或多或少地是解决命运难题的尝试,就其非普遍有效而言,他们所有人都在这一纬度上扬弃自身,他们的角色、他们的性格及其表露将自己呈现为某种转瞬即逝的,结果是,那显得是最完美地遣散了命运的人,自己每每也在暂时性中、在其尝试的前进中最惊心动魄地呈现为牺牲。
” (《恩培多克勒斯之死的根据》,戴晖译)

尼采认为耶稣上十字架就是如佛陀的彻底舍己的一种实践,在实践上尼采是舍弃了一个人为世人赎罪这样的模式。
荷尔德林在思考价值转换时的关键点,对命运的思考,在火下能够看得更分明,是一种超越的实践行动。
当然,在这里要慢慢感受荷尔德林的神性的理解。
在烈火中超越不是希腊精神的一种典型形态,这更多来自犹太-基督教的精神。
从这点来说,荷尔德林离开古典精神深入到浪漫派中。

荷尔德林的“在其尝试的前进中最惊心动魄地呈现为牺牲”,恩培多克勒斯被陷入歧途的民众放逐,为真正的德意志新的神自我献祭,自我作为牺牲,为了复活死去的自然,复活死去的自然这样的德国浪漫派的主导动机决定了德国浪漫派的不同走向。
荷尔德林注重内在性与故乡大地的神秘关系,恩培多克勒在荷尔德林的戏剧中的命运是神圣的疯狂,在德国古典人文主义的一个走向和德国先验唯灵论的另一走向中,荷尔德林既没有走向完全的古典人文主义,人的内在意志的古典理解,荷尔德林没有走向这一个纬度,荷尔德林也没有走向先验唯灵论,但荷尔德林更加根本的一点在于德国本土的大地精神的诉求中将希腊与德国大地的精神的纬度开启。
这是荷尔德林在《帕特默斯》结尾响起的是德意志颂。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撰写答案

请登录后再发布答案,点击登录

发布
问题

分享
好友

手机
浏览

扫码手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