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来去吃野下一句怎么会?自由空间文学群诗歌赛入围作品

发布于 2021-05-18 09:07:59

出来去吃野下一句怎么会?自由空间文学群诗歌赛入围作品

查看更多

关注者
0
被浏览
2
1 个回答
admin
admin 2021-05-18
This guy hasn't written anything yet

出来去吃野下一句怎么会自由空间文学群诗歌比赛入围作品

编号(四)

《在铁轨上坐坐》

不想对亲人说的话,不想对朋友说的话 我想对一列疾驰而过的火车说 我想把那些话带到远方 带到人烟荒芜或喧嚣繁华的地方 沉寂或者淹没

我愿意坐在铁轨上孤独一会 想一想虚无 想一想不可替代 想一想人生中的纠结与矛盾 想一想过程

在下一列火车到来之前 我必须离开铁轨 像一个黑点游离了两条平行线 《迷恋》

我并不迷恋火车,不迷恋那些陌生的地方 以及沿途无名的繁花 甚至不迷恋目的地,不迷恋理想和美好 像一根羽毛那样飘泊 毫无目的地去一个地方,去纪念一个毫不相干的人 莫名地感到心安

火车离开了,我并不迷恋时间 不迷恋幽静的小站 甚至不迷恋一个舒服的旅馆及窗外的黄昏 远处的灯火,有异乡的味道 毫无理由,我感到虚无 和黑暗

又听到了火车的汽笛声 我突然迷恋上一个人毫不遮掩的哭泣 是那样的无可救药 编号(五)

《拾荒老人》

被土地和庄稼撵下了岗 一个老人用一根棍子,开始 对城里的垃圾桶指指点点 囫囵馒头、半只烤鸭,或者是 崭新的,谁家女人还没戴过的文胸 把捡出来的半瓶白酒仰头灌下 此时老人手里的棍子,红着眼睛 是一根皮肤龟裂的教鞭……

他想起了三十年前,因为超生 被赶下了讲台,以及当时 被计委人员打断了胳膊的老伴 他真想借着酒劲,对社会 对不成器的儿子再吼上几句 他又忽然觉得自己的残年 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试图 用酒精来浇灭心中的火焰

一只相依为命的流浪狗 瞅着老人嘴里的食物,哼哼着 他只能弓下腰,用棍子 继续对这个城市训斥着什么

老人每弓一下身子,总能把 防守严密的城,射伤一次…… 《疯二少》

唱着花腔,在村里的街头巷尾 和一条狗或者几个孩子对峙 他手里拖着,父亲拿了几十年的 文明棍,指点着让孩子们交租……

扣着地主娃的帽子,两条光棍 和曾经有三个婆娘的爹 把日子过成了一团糟 哥哥在不惑之年被病缠死了 父亲在一个比世态还冷的冬夜 把唯一的被子推给了他 到生产队的草棚里烤火,睡着后 烧死了,之后他便神经起来,也许 他打算用另一种眼神来审视这个世界

或许是因为对女人的渴望与憎恨 他只穿女人的衣服,唱带哭腔的花旦 把自家的房子当纸钱,烧给了父亲 住在村南的桥洞里,夜晚邀流水听曲 白天看世态沧桑,把唾沫和食物一一收下 他把村里救济的粮食撒在街上 让一群家禽争抢,指挥若定

一个苍老的声音叫了声,二少爷 他呆滞的眼神一亮,或者根本就没有...... 编号(七)

《大声喊自己和草木的名字》 我知道没有蘑菇 甚至山核桃也无 这样的风向 ,这样的雨露不均 泛黄时节空空也是正常

可我还是要走进山里 为了踏过那段柏油路,泥沙路,羊肠小路 为了掀开树帘的野味,爬上石砬的喘息 和钻进原始的惊悚

黑熊和野猪嗅到人气会跑开 凶蛮的家伙怕握着板斧的胳膊 至于嗡嗡的蚊虫和野蜂的蜇咬 几个红肿算不了伤痛

在山梁沟壑间起伏 脚步和呼吸总会粗犷 总会看见落英缤纷的芳草地

躺下来,大声喊自己和草木的名字 《初冬的山里层次已定》

初冬的山里层次已定 肥硕的黑熊早就备好了洞穴 通灵的蛇酣然已久

傻狍子们功夫不够 还在用四蹄翻弄枯叶 以为雪下青苔就是春草萌发

自从檐下的燕子飞走后 我的炉火就熄灭了 只能靠一椽子扒光的玉米,取暖 编号(八)

《他比我们更像个诗人》(外一首)

他失眠,整宿整宿失眠,是因为 这个国家的人民,都难得糊涂 他忧心,时时刻刻忧心,是因为 这个国家的命运,都转了基因

他伸出食指,那些自以为是的星 都闭上了眼睛 他掏出肺腑,那些忘乎所以的风 都丧失了魂灵

在无数浑浑噩噩的梦中,他独醒 在满目迷迷茫茫的雾中,他独行 有惬意的生活,本可以作哑装聋 有美好的居所,本可以轻松安宁

但他偏不,他不信邪,明知 山里有虎,他偏向虎山行 但他偏不,他看不惯 ,明知 地下有洞,他非得缠蛟龙

我们活着,揣着一颗没有灵魂的心 似乎早已习惯了得过且过麻木不仁 他是个例外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良心 他从不写诗,却比我们更像个诗人 《自画像》

走起路来一阵轻风 说起话来一脸笑容 怀里揣着小小的善良 内心装着美好的憧憬

白日总为衣食忙碌 夜半常被噩梦惊醒 似乎从来就没有自我 借用酒精来麻痹神经

人前装作一本正经 人后偶尔耍小聪明 时常感叹岁月的无情 白雪悄悄爬上了头顶 编号(九)

《写给七夕》 所有鸟儿 在这一天 都隐没了踪迹 靠感应 也靠羽翼 让鹊桥见证生命的传奇 所有人儿 都在筹措相遇 以及相遇之后的美丽 凭借心灵 也凭借花语 并以神的名义叩问内心期许 你若出嫁 我即刻鲜花铺地 火辣辣玫瑰 低于红烛 高于眉宇 《在一簇小草面前》 一簇小草 低于呼吸 高出大地 形象完全无别于我和你 一春一秋由荣到枯 一浮一沉终将回归故里 空旷的山岗诱人低泣 更让人想到养育 以及坚毅 轮回的陪伴又岂是心力所能及 那一刻 小草的神圣 足以让所有的权贵 匍匐在地 编号(十)

《生活,没有对错》

生活,从蹒跚学步到现在 经历着阳光和风雨 路上的坎坷、尘埃、棱角常常戳痛心窝 路上的平坦、和煦、美景常常喜悦心田 爱过了、笑过了,痛过了、哭过了 生活,继续微笑地走

生活,曾经不在乎一切 似乎,又在乎一切 矛盾心理,纠缠着不清 最后,坚持内心的真理 是固执吗?世界本无对错之分 只有情感的深浅、理解、包容或宽容

生活,恰似树与叶的分分合合 秋风亲了亲叶,叶动情背叛树跟风走了 走了一个冬季 春风吻了吻树,叶骚情挂上枝头吐嫩芽 绿了整个夏季 树与叶的分分合合,是树错了 还是叶错了,或是风错了 谁也理不清,这是万物的自然法则 生活,安之若素、淡然处之 《秋季里的告白》

你、我 不是春季绽放的花朵 只是秋季摇曳的枫叶 把秋景还装扮的如此美丽

春去夏别,时间作旧 记忆慢慢失去了鲜活 残留到秋季里热恋的痕迹 早已遗落在春季:热烈的追求,宠我的情怀

你、我 错在春季,给予我们的温暖 痛在夏季,给予我们的酷暑 秋季的凉爽,是否与我们无缘 冬季的寒冷,离我们还有多远 溪水潺潺,岸还深知那份缠绵 知了蝉鸣,树还了解那份温情 无言相对,感受到是那份孤独 我的泪水,你尝不到那份咸涩 我的轻吟,你听不懂那份深情

你若爱我,该有多好 春季里宠我的情怀再归来 你若懂我,该有多好 放下身姿将夏季燠热忘怀 秋季里的告白,独为冬季的岁月里 在白雪纷飞时,伴你齐赞红梅傲艳 编号(十一)

《命有繁华》 1. 这么多年,我需要被拯救 需要有一个人,从命运的迷途里 再一次帮我找出春天 可是,你若不来 我也不会到喧闹的人群中去 2. 你叫我姓名,我就端庄 你叫我阿狐,我就长出身段 白天,在心里种向日葵 夜晚,在梦里种罂粟 因为你,我成了这样的女人—— 体内潜伏着一只妖 又分裂,又生动 3. 尽管知道,得提防人间的咒符 提防涂满了狗血的箭 尽管知道,最终不过是一双手掩埋废墟 最终,回忆将如淋漓的雨水 雨刷器将来回的刷个不停 但我依然固执地认为 你给的这一季花红柳绿 是命里该有的 《在养马岛

  1. 不是雕塑上的马,它们压根不会嘶叫 不是赛马场上的马,它们不该去表演 也不是传说里的马,像秦始皇这样的暴戾之人 不懂马儿桀骜又温柔的眼神 在养马岛,我想看到的马儿 始终没有出现 2. 在养马岛,有那么几分钟 我畅想着做个养马的人 ——悠闲的人,牵着悠闲的缰绳 但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罢了 如我这般,空有海市蜃楼的憧憬 哪里养得起自由和浪漫 3. 这些年 我在体内养着一匹白马 它有时温顺,安心于栅栏和缰绳 有时狂野,踏踏马蹄会卷起沙尘 若是下起了小雨,时光就慢下来了 它低头吃我备好的草料 这又涩又苦又甜的味儿,如经历过的人生 我也随着马儿咀嚼了一遍 4. 在养马岛,谁也没有看到 我放出心中豢养的白马绕着岛跑了一圈 它记下了不一样的风景 ——涌动的海潮 被浪花打磨的石头 激流勇进的帆船 然后,那匹白马 回到我平静的体内 编号(十二)

晚秋(外二首) 最后一场秋雨 熄灭了闪电 一丛逐渐枯黄的草,在风中纠缠 仿佛一个人打结的心事

在青海,天气越来越冷了 一场白露洒下秋天的泪水 我不敢仰望天空,害怕 风声带来忧伤的雁鸣

也想完整地爱上秋天 可是,秋风凛冽 我还能掏出多少火焰 温暖这个薄凉的季节

不知道,河边沉默的石头 需要多少次雷鸣和波涛 才能让自己变成佛的模样 不悲不喜 ,不嗔不怒 日夜念诵流水的经声 《 山中记》 哗哗的流水 像秋天的脚步,走的那么急 带着一片片落叶 陷入思想的漩涡

陪着我的那朵白云 离开山顶,终于飘远了 一丛野菊花点亮山坡 把我内心的坡度逐渐拉长

是九月的阳光 磨亮了青稞古铜色的箭簇 经历过一夜初霜 草木的命运,有了沧桑的颜色

风吹草低处 花落了多少,我不敢细数 和艾蒿在风中交换着秋天的心事 一半苦涩,一半清香

烟岚裹着山顶的小庙 菩萨没有告诉我秋天的含义 野雉叫了三声 被栅栏圈着的黄昏,飞走了 编号(十三)

《落日,像一本书》 一切都像案头上的那本书 翻着翻着就翻到了最后一页 所有经历才刚刚开始 落日,更像初升 听见一些虫鸣,在风里 如深秋的篝火 燃起一堆又一堆的哀叹 所有奔我而来的飞蛾 不断夭折,不断新生 又听见飞沙在喘息中寻找 寻找越发模糊的身影,匍匐前行 夕阳的影子我一直都想逾越 鬓间的白发白得比月光还刺眼 很像秋天里,那些攀爬的炊烟 这样的心境,都在一本书里找到 我,醉倒在书的扉页里 多想找一块无人的空地 放一把躺椅轻轻坐上 静待那轮红日落山 夹在这本书里翻阅 《36℃》 身体最热的制高点上 刻着36℃的高温 犹如一把锄头被烤热 和土地焊接在一起 飞溅的热气蒸熟了 一茬又一茬麦苗 汗水和泪水 一起被蒸发 高架线上的温度和电流 一样极速通过 离太阳最近的高度 一排排麻雀煽动翅膀 正与发光的电线对视 高空作业的维修电工 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串串水滴 淌下来仿佛这就是一场雨 36℃辐射的马路旁 每一个清洁箱散发出的气息 越发沉重越发混浊 不断穿梭的那些橘黄色身影 颜色由鲜亮变得暗淡 他们是36℃高温里 永不褪色的风采 36℃像一面镜子 我喜欢用 45度倾斜的姿势 亲近你 编号(十四)

《心若不见》

小雨经过春天 掀起有你的牵念 放下手中的针线 写一纸思念 风筝断了牵连 闭上眼,云烟散 心若不见 《老》

新叶催促着陈叶离去 春风吹来什么消息 流水追逐着嬉戏 谁都看不到谁的哭泣

树的年轮是个秘密 你,数乱了我的情绪 编号(十五)

《中年书 》 夕光送走鸟鸣。
炊烟淹灭 黄昏。
一个人内心的城 暗淡。
陈旧。
乐音悠远 泊满月光与涛声,被半月的利斧 追问。
明晃晃的光 照亮沧桑,愁绪。
散落的忆念 悄悄爬上墙头,锯齿形的投影 是生活留下的仓促的疤痕 等待一颗悬而未落的 泪珠。
当它从高高的月光枝头 滑落。
溅起的微尘,无声无息 又一次,弥漫生活的宣言 《流年书》 脚步凌乱,踩过冰霜覆盖的 弯曲山道,碎裂旧梦的声响 拽着钟声,通向飘渺,接近神秘 山巅庙宇,堆积的雪,那么白 晨风凛冽,但它无法吹散 香炉中弥漫的烟火,白发间跳跃的呢喃

风水。
家册。
人事和愿景 这些不可捉摸的隐秘之物 在浮动的尘世,深藏 牵扯人心的万有引力

黄褐色的签条,陈旧,沉重 它落地的声音,清脆,悦耳 缓慢打开祖母内心发黄的经书 她想摁住命运的轨迹,流年的印痕 编号(十六)

《一只青蛙的哀鸣》

一只青蛙高亢的哀鸣 从附近的草丛中嗖地射出 击打得我浑身颤抖—— 我知道,它是被一条蛇抓住了 正在呼唤救星 我本能地抓起一根棍子 想冲过去施救 可转念想到了那条蛇 千辛万苦地捕到了食物 因为我而半途而废了 那该有多么痛苦,多么失望,多么不甘哪——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你是我的食物,我是你的食物 不存在谁对谁错,谁是谁非的问题 关键看谁抓住了谁,谁战胜了谁 谁是强者,谁是弱者 蛇要生存,青蛙就得献出生命 谁让它天定是蛇食物链中的一环呢 我丢了棍子 捂住耳朵 关了慈悯 《一只脾气古怪的狗》 与一只趾高气扬的狗逆向而行 闪身而过的刹那 它恶狠狠地瞅我 仿佛我严重冒犯了它 我没敢与之对视 害怕自己的举止无意间露出了不检点 那狗却依然很不悦地呜呜着 似乎对我的怯弱还不满意 编号(十七)

《在凡间》

在凡间 有春花有野草 有大风与大风里的遭遇 有诗人与词语的爱情 一双眼睛眨着人间的泪水 有灯火有星辰月光的脊梁 有历史有青山麦苗返青的执念 有酒有肉有钻石的宝藏 九曲黄河最终流入海洋 有雄鹰翱翔有毒蛇的蜿蜒爬行 有灵魂有黑洞里的漩涡 有青春有焰火喷涌的岩浆 音乐想起的刹那 有偏爱有激昂寒冬里的白杨 有真实有虚度光阴的道场 有花朵有蝴蝶庭院的柱廊 影子在诗歌里的醉意 有玫瑰有空旷里的柔肠 有灵魂有莲花修身的虚妄 有赞美有丑陋经过凡间一场 《夜玫瑰》 一个夜字让你娇冶 读出你今晚裸露的刺芒 刺出黑夜的剑 夜风自语全当暗语 我要抚住你娇野的腰身 让夜晚的星明亮 让夜矫情于琴瑟 积蕴我体内的能量 为你的迷人馨香再上一层颜色 然后滑向无垠的长夜 给你清白的再现 秋露为你夺眶而出 抑或感激悲欣的面容 向你浅在的步子倾斜 音乐醉倒玫瑰的酒中 编号(十八)

《登浮戏山记》

听他们说:一直走,能到天上 我战战兢兢地跟着他们。
像跟着一群 会走路的思想 到了山腰。
风从栈道的反面吹来 穿过我,风又高了162厘米 我不相信那朵小花会在悬崖上站一辈子 ——害怕时,所有的石头,都高高在上 只有松鼠不陌生,它一窜就不见了 我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丢 再往上走,云就来了 她完全不给你想象——铺天,还是盖地? 你不能用:不规则,不确定,自由,没有路就是路 来理解她。
但我相信 她治理雨的能力 置身在这个大场面里——万物奔腾,群峰涌动 浮戏山把人间接到了天上 我开始怀疑自己的轻。
后来 云一次次用缠绕和碰撞鼓励我 再后来,我站在这里不动 假装,是这儿的山峰 《愿人间的苦都能找对菩萨》 他们动不动就说石头能怀孕 能生出菩萨。
这回我信了 在石窟寺,一眼就能看出 石头们的菩萨心肠 我不知道,石头生菩萨时 是石头疼,还是菩萨疼 但现在,耐磨,耐刀,耐棍棒 菩萨们已不在话下了 即便有剩半个耳朵的,有断一个手指的 或者,折了一只胳膊,一条腿 但这都不影响 菩萨在人间的表情 这回我又信了: 菩萨是不会死的 即使时间死了,菩萨也不会死 在石窟寺 一个菩萨领我去认另一个菩萨 ——愿人间的苦都能找对菩萨 香火闪烁,菩萨告诉我的话 都落在了香炉里,而落在香炉外面的灰 难道是 菩萨的废话? 编号(二十)

《处署》 热浪在处暑里退去 浅浅的秋风里,蝉鸣倦耳 瓜田李下,有了轻甜的私语 溪里的每一粒水声,听村庄的心跳 芦苇举起黄昏 我在乡音里收拢快乐 小猫在窗台上跳来跳去 屋前的岔路口,树叶微黄 村庄抬着头,果实把秋天取出来 芒草还在衍生,一只蝉的叫声 仿佛也与季节对峙 一首末完的诗,陷在乡愁里 轻抚一朵菊,嘴角挂着笑意 这一刻想起母亲做的凉拌苦瓜 淡香穿越渴望,清新凉爽署气终止 心,瞬间被柔软覆盖 《涟漪的秋》

隔着秋水,小溪用涟漪助兴 脚步总在身后追赶 阳光让秋天变得从容,丰腴 河水的清澈,合适安放疲惫的心

收取一段乡愁 打磨成他乡遇故知的秋夜 此时,一些裸露的梦 在窗外枝桠上摇晃

风渐紧,如刀锋 一些伤口落在水面,映出沧桑的背影 母亲走过的脚印,养着如水的云烟 苍白的芦苇覆盖,涟漪的秋 编号(二十一)

《中毒》 我在玻璃杯里放进一大朵平阴的玫瑰花 看沸腾的水让它渐渐丢了颜色,娇好和端庄的样子 然后,有香甜的气味溢出来 像爱情奢侈的味道 我一昂脖一饮而尽 像饮尽甘愿服下的毒 也饮尽那些闲碎的风声 我是最初的造风者 最是知道如何藏匿这些风声 于是 “我成为一个中毒者 在一个没有赤脚医生的村庄” 毒入骨髓 将我的心腔啃噬成无底的空洞 任风声在空洞里盘旋 呼啸 张牙舞爪 却再也找不到出口 于是 这毒 终成了无解 《文字》

有些事 做过一次 便不想再做第二次 如同现在我手里握着这把刻刀 一刀一刀 我刻着时光里那些繁荣茂盛过的心事 在我用尽力气活过以后 在我用尽力气爱过以后 有些事 我真的不想再做第二次了 那些发光的心事也只是像盛开的花朵 从一开放就带着枯萎的气息 轻轻一碰便落了 只有文字 是我割舍不掉的 长在身体里了 像这些年吃进去的布洛芬 倒是倒不出来了 我一遍又一遍地写它们 它们也一遍又一遍地检阅我 它们 让我安静 让我美好 让我纯洁 让我真实 编号(二十三)

《阿尔勒的阳光》 ——兼致梵高与高更

阿尔勒号称法兰西阳光之都,日照充足 适合生长梵高的《向日葵》 这里没有内幕,黑暗是短暂的 梵高的邀约光明磊落,而高更在到来之前 心里还没有阴影

油彩的碰撞让画作上作为背景的黄房子 绚烂至极 先是性格,而后是思想 两种激进的颜色激烈交锋,一点 也不亚于刀光剑影

当梵高在背后举起剃刀的时候 高更一下子就醒悟了—— 过分地纵容一个天才,会招惹杀身之祸 高更不是天才,或者说是天才中的天才 他杀死了祸,全身而退 留下了梵高孤苦伶仃的自画像

阿尔勒的阳光,温和而美好 它让天才回归天才,让艺术荣膺殿堂 那时花朵在苦难中依然盛开 那时,梵高的耳朵还完好无损

·阿尔勒位于法国南部的普罗旺斯,年日照超过300天。
《在北京》

在北京,你必须把时间当成垃圾 像吸到根部的烟蒂一样 弹进“不可回收”的洞口 在北京 你必须忽略自己的身份,宠辱皆忘 像盲流一样 穿梭于公交站点和地铁的出入口

还必须有足够的耐心和脚力 在蠕动的人群里 被一根无形的绳子牵引 顺流而下,或逆流而上

在北京 白天是漂泊感,夜晚是思乡愁 每个人的身体里都有一匹奔腾的马 在北京,除了故宫和长城 其余都是外乡人,也包括 铁打的衙门,和流水的官 编号(二十四)

《葡萄熟了》

秋风来到段旺之后 村外就开始沸腾起来 汽车,三轮车,电动车 停在葡萄园旁边

在这里,我所见到的人 都是我的亲人 脸上洋溢着笑容 在葡萄园里采摘,从早忙到晚

听他们说得最多的是 今年的葡萄籽粒饱满,价格也不错 抑制不住的喜悦 像葡萄,闪着季节赐予的光泽 《秋风起》

风吹段旺,怀揣小心思 吹村外的葡萄园 树叶一片一片掀起来 风,趁机偷窥

紫葡萄的内心甜如蜜 已归属于辽阔 按捺住风撩拨起的羞涩 频频向秋天,抛着媚眼

秋风起,像吹响嫁娶的唢呐 张晓静也被风吹过 笑容美丽,似乎是在 提前体验做丈母娘 编号(二十五)

《战争》(外一首)

身体里养着一支叛军,时常犯上作乱 我们用推拿、药物和针灸作武器 速战速决。
如果打持久战或拉锯战 置身于悬崖边,动作小心翼翼 冷风中,灵魂离开肉体的时间越来越近 即使经历过恐惧和疼痛,好了伤疤忘了疼 每个人放纵自己,比如宰杀、砍伐 动植物们的善良是无辜的 比如嗜烟、打牌、酗酒,熬坏了夜晚 一次次过度的狂欢,都会惹起叛军的不满 父亲每天撕下一页黄历,缓慢地念 宜沐浴、普渡、祈福,忌词讼、动土、伐木 墙上趴着一只壁虎,听着父亲的声音 听成了静物 《入夜》 晚饭后,和父亲相对而坐 电水壶里煮着黑茶 墙上的旧相框,镶嵌的都是些黑白照片 旧电视,旧书柜,旧沙发 都指向一个词:时光 这把刀收割了一茬又一茬庄稼 还收割需要粮食喂养的人 落叶的骨骼僵硬,一碰就断 灯光的渗透力 让黑夜无法覆盖全部伤口 父亲把茶水倒在了茶杯外面 只能怪玻璃杯是透明的 我和父亲陷入了沉默 能听到白炽灯微弱的电流声 望着母亲的遗像,人生哪有百年 躺在土炕上,我认为 这是与逝去的亲人亲近的最佳姿势 可惜他们没有一个走进我的梦乡 编号(二十六)

雪,落在了我的梦里【外一首】 霜降刚过 日子,走成白色的冷 浓雾弥漫的大地,需要 一场雪的柔情

开着六瓣的花朵,浩浩荡荡 闪着耀眼的白,绝美而舞 落在了我的梦里 雪在雪上,光滑无棱,堆积梦想 欲绕开冬……撞开春天的大门

洁白而纷飞的雪 覆盖了田野村庄,门前屋后 再也按捺不住,走出户外 那一片片带着闪亮的记忆 直奔我的童年

――那一个个放学后的孩子 就像我小时候,伸出不怕被冻伤的 赤裸小手,在野外 堆积着雪人…… 《举杯,把自己清空》

星月交织,大地如一只巨杯 上釉纯正,布满山水

夜色如酒,晃荡着古今的色泽 令多少世人沉迷其中

而手中这杯酒,色艳香浓 却满盈人生之酸甜

干了吧!清空所有的过往 悲伤与不幸 编号(二十七)

《十月,你好》

一片叶子,顺从风 是背叛立场吗?于是 讽刺,成了蹩脚语

一切皆可笑……

夏,开始薄情寡义 放出满山疯狗 追赶,一根红绳

那些青楞的颜色 终究抵不住 心底,一枚红

刚好,十月来临 陪我和空椅子 等着,另一半人生 《一切归于沉默》

——岔路口 一枚枫叶,高举秋天 舍不得放下……

留恋那些葱茏的日子 一遍又一遍地叮咛 成为过往的风花雪夜

————如今 寒冷淹没一切 连秋水都隐藏初衷 之后,所有的故事 将被一场大雪覆盖…… 编号(二十八)

《生活的散板》 1 一颗钉子穿越 另一颗钉子 生活的过道正落入狭途 2 风跨过匆匆的脚步 逃离了春天的光速 所有野花都在风中 举起小小的头颅 美丽的象幻觉 3 你的头像不再醒目 它湮没于头像的丛林 打着闪的思绪 拽紧人影攒动的网 4 那些遥远的苔花 跌入尘埃的微尘 出乎预料地染绿了 整个葱茏的春天 5 大雪无垠 呜咽的风声刮起 深浅不一的脚窝 不肯就范冬日的冷 6 窗外零星的鞭炮声 点燃不浓不淡的年味 把你预留在昨天 欲念的春意里 7 你清冽的影子 走行于清晨的熙光中 与所有故人在梦里重逢 《秋后小院》

秋后小院已失去喧闹 最后一只蟋蟀哑息了踪影 高杆玉米,藤爬豆角 坠着籽粒的向日葵 全都归仓。
只留下一些短茬 一排排干枯的脚踝 霜降来临,茄子 也早早识相地逃遁了霜打 只留下几棵寥落的白菜 寂寞地低垂老绿的头 编号(二十九)

《乡愁是一杯老酒》 ——祭余光中 远行的诗人 没有带走乡愁 留在骨子里的诗句 心扉穿透 诗人的背影 化作炊烟 乡愁酿成的老酒 斟满桂花树下 一对盏 海峡两岸 故乡的思念里 编号(三十三)

《危岩》

站立在山巅 你的手无法触摸天空的高度

风信子的歌里 有孤单也有傲然 在每一个晨昏的交替中 把身影投射在 那些落叶的间隙里

那些长风吹落的碎屑 都已经匍匐在脚下 化作红尘滚滚 流逝在岁月的长河里

只有那些最坚守的物质 依旧坚持在仰望的高度上 站立的是钙的风骨 坚强的屹立…… 《对弈》

只为一盘棋,你就沉思成雕塑的模样 棋里,有你的江山,有你的世界 沉思的结果,是解一个解不开的局 局里,有世事的兴起和没落

落雪,遮盖不住万马奔腾车轮滚滚 只有沉思才能使你临危不乱 淡定思考,只有雪花能让你冷静判断 清醒抉择,就能指点江山运筹帷幄 对弈,是一盘用心落子的结局 胜负之间,每一步都那么步步惊心

落雪无痕,只有辕辙的南北才是你厮杀的轨迹 疆场驰骋,只有楚汉的河界才是你分割的天涯 过河的卒子,试探你忍耐的底线 潜伏的车马,兵锋直指你王朝的更迭 一盘棋的奥秘,是从第一缕烽烟开始的 一个失败的结果,是从第一个犹豫注定的

静静的飘落中,只有雪花能把战场覆盖 也许时间才能消除楚河汉界的坚冰 兵来将挡,战车也只是过眼云烟 横冲直撞,执着坚守才是至胜的诀窍 当硝烟散尽 面对残局,我们该何去何从……

对弈,只为解一个没有解的局 解与不解,只有弈者知道 编号(三十四)

《月饼》

那份香甜的记忆挂在檐角 任流水的时光飘来桂香 咬上一口,就让田里的庄稼无法站立 不得不红起脸交出怀里的金子

芝麻花生核桃,还有瓜籽和杏仁 都结伴而来,它们是中秋的骄子 脖子上的围巾是青丝玫瑰 风吹过来,让嘴里生出无限回味

那么圆挂在天上,很容易 让人陷入一圈圈旋进来的年轮 禁不住想起老乡亲老同学,还有年轻的父母 抽泣一下,就甜得入木三分 《苦菜花》

填满那个时代的饥肠 娘洗白的岁月 一片片抽出阳光 争先恐后的样子 让早春,成为镜框里的标本

就这样伫立一世 临风而阅的青春由绿到黄 每当翻起 总有白色的汁液浸出来 成为五味之首

这有点忧伤,一颗土地里养育的泪 滴下来,山瞬间融化 苦菜花的日子 让八个孩子齐齐的跪成羔羊 喊一声亲娘 编号(三十八)

《夜色》

我想知道世界上是否有那么一首歌 为我而写。
时间缓慢得仿佛 不会从身边流走 每一棵树都静静地开花 风行于水面。
除了父亲之外 其他事物都被细小的夜色抚摸着

我的呼吸。
内在的木质 在一片树叶的摇摆中像是没有记忆 今晚不允许拒绝 我爱的人在月光里想象海岸 我想象那首属于我的歌。
在她眼里 植物因为天空,染上彩虹的蓝

人间看起来是真实的 那首歌在洁白的地方写好,又删去 蒲公英带着约定飘来我的世界 它还给我已经失去的样子 迷人的属性。
明媚。
有颜色的事物 在拍打河岸上一只白鹭和它的小木船 《此刻,每一张面孔都是正方形》

女儿指着芦苇上的鸟, 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忍住了。
太阳落山时, 我在院子里想起这个画面, 并且沿着它一直走: 另一片芦苇, 体现出入海口明亮的星光。
马群在河边吃草。
我也想过,那样情景中的羊群。
白银。
时间被均等地分割, 回到属于它们的食物链。
可这是虚幻的。
我只见到黑鸟围着岸边的一所房子, 房影落在它们身上

文学编辑部 名誉顾问 吉狄马加|李敬泽|白庚胜|邱华栋|李少君|李一鸣|成曾樾|叶梅|徐坤|郭雪波|张 柠|张清华|赵兴红|侯波| 张燕玲|刘 年 顾 问 贺敬之 | 李瑛 | | 黄亚洲 | | 雷霆|孙建军|周占林|洪烛|潇潇|曹宇翔|罗广才|大卫|周瑟瑟|曹谁 |胡弦|韩嘉川|马启代|韩庆成|胡茗茗|周啸天|晨 菘|张桂兴|李树喜|邓世广|安娟英|罗永良|路军锋|白恩杰 | 非马 | | 三色堇 | | 匡文留 | 黄栋梁 名誉站长 | 孙振彦 | 田春来 | 蔡玉启 主 编 西玛珈旺 编 委 王耀华 |锦上 碧金雕|王连阁|伍三权|冯兴龙|天涯孤客|月印无心 | 子凡 张波

大家欢迎您 投稿点击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撰写答案

请登录后再发布答案,点击登录

发布
问题

分享
好友

手机
浏览

扫码手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