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欣张熙南极的下一句?中国科学家登上南极大陆40周年丨记者手记:我眼中的南极

发布于 2021-05-23 12:21:53

慧欣张熙南极的下一句?中国科学家登上南极大陆40周年丨记者手记:我眼中的南极

查看更多

关注者
0
被浏览
7
1 个回答
admin
admin 2021-05-23
This guy hasn't written anything yet

慧欣张熙南极的下一句今天(1月12日),是中国科学家登上南极大陆40周年的日子。
1980年1月12日,董兆乾、张青松两位科学家应澳大利亚政府邀请,受中国政府派遣,赴澳大利亚南极凯西站进行为期2个月的考察访问,成为中国南极科学考察的先行者。

在南极科考的路上,还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既是见证者,也是记录者——他们就是总台央视记者。
随队科考是令人难忘的,他们用镜头记录下了中国南极科考史上的一个个精彩瞬间,让历史成为永恒。

(总台央视记者张雷摄)

他们穿越“魔鬼西风带”, 着陆“难言岛”,在惊涛骇浪、迎浪前行的“雪龙“号船上进行报道;他们拍摄抢镜卖萌的企鹅、海豹跃出海面、神秘幽蓝的蓝冰和冰山;他们亲手采集陨石,发现新的海洋生物,在百万只企鹅的包围中修复人类在南极大陆上的第一个小木屋,品尝来自各国的“续命美食”。
“南方之南”留下了他们的印迹……

(总台央视记者万昆摄)

今天,我们邀请到董志敏、万昆、张雷、赵曙光、王善涛、乔亚美六位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记者,他们在不同时期对南极科考进行采访报道,他们将自己的亲身经历整理成记者手记,与大家分享。
快来看他们与南极的故事!

董志敏:“世纪之交,我在南极”(1999年参加第16次南极科考)

2020年的元旦,我想起20年前的元旦:那是21世纪的第一天。
那天,我在南极,我和科考队的队友们在南极的格罗夫山。

那天,我们有幸成为了最先见到新世纪阳光的中国人。
不难想象,越往南走,越先看到初升的太阳。
然而,我们看到的太阳却没有大起大落,因为极昼时的南极,太阳总是挂在天上,似乎永远是白天!

然而,新世纪太阳的初升却在我们的心中,因为时间可以计算,世纪转换那一刻绝对不能错过!为了赶上这一时刻,从中山站出发的考察队顶风冒雪、排除万难、日夜兼程。
赶到格罗夫山的时候,已是20世纪的最后几天。

2000年元旦,北京时间零点整,中国考察队齐聚主峰之下,举行升旗仪式。
仪式简单热烈:全队9人一字排开,展开国旗,面向祖国;随着领队刘小汉博士一声“时间到”,众声齐鸣“祖国你好!祖国你好!!祖国你好!!!”,那真是声震群山,气冲霄汉。
随即,人们把帽子抛向空中,相互击掌,欢呼雀跃,谁能不为人生有此经历而激动万分!

作为总台央视随队记者,我和张海鹏用电视画面记录下这珍贵的历史瞬间,并及时传回了北京,让我们的南极考察队员和全国人民一道,在央视的节目中共同欢庆新世纪的曙光!

万昆:“南极,终生不忘的地方”(2002年参加第19次南极科考)

△总台央视记者万昆拿着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编号“wk”陨石

2002年,我跟随中国第19次南极考察队乘坐“雪龙”号科考船踏上了南极之旅。

△总台央视记者万昆(中)与同事在讨论拍摄路线

在为期三个多月的南极生活中,我参与和见证了中国科学家不畏艰险、为国奉献的各种经历。
比如,我们首次传回了中国南极科考穿越西风带惊涛骇浪的新闻,在《新闻联播》中播出;中国人在世界上首次登上南极三大冰架之一的埃默里冰架;中国陨石猎人队在格罗夫山寻找到近5000颗陨石,其中还有一颗火星陨石,极大提高了中国在国际天文界的地位;绘制出世界上首张南极格罗夫山300多平方公里测绘图......

△总台央视记者首次登上埃默里冰架(总台央视记者万昆摄)

我们创造性的工作,完成了一批前所未有的报道,也克服重重困难,传回了大量新闻节目,总计播出120多条新闻,创造了极地科考中央电视台播出之最,形成了播出高潮。
我自己也发现了新的海洋生物、亲手采集到陨石,这些都以我的名字命名。
我也曾冒着生命危险在南大洋惊涛骇浪、船倾斜39度的甲板上主持报道,也曾险些掉进冰缝,险象环生。
十几年过去,南极,就是一个终生不忘的地方。

△中国人在格罗夫山插上五星红旗(总台央视记者万昆摄)

张雷:“‘南方之南’有我们脚步”(2015年参加第32次南极科考)

△总台央视记者张雷隔着冰缝与前来围观考察队员的企鹅合影

158天3万海里,在南纬66°34’以南的故事里不仅有抢镜卖萌的企鹅、海豹,也有神秘幽蓝的蓝冰和冰山,同时更有“魔鬼西风带”、万丈冰裂隙、迷失白化天,以及那次引发了局部海啸的“冰山翻个”事件。
一批批南极勇士们在这里砥砺奋斗、不负芳华,“南方之南”有我们脚步。

(总台央视记者张雷摄)

在南极大陆,很多国家会设置一些用于全球科考队员避险和休息的简易避难屋,这些小房子里面会存有一些食品和水供前来的各国科考队员使用。
同时,在没有危险或食品充足的情况下,临走时将自己行囊中的剩余实物留下来也是各国科考队员的默契。
当进入这种小屋时,你会发现来自各国的“续命美食”。

赵曙光:“那些漫长、枯燥、眩晕的航行都一起变成了美好回忆” (2017年参加第34次南极科考)

△总台央视记者赵曙光(身后是人类在南极盖的第一间房子)

电影First Man里有这样一幕:阿姆斯特朗登月的瞬间,镜头换成了第一视角,荧幕顿时安静,带你进入宇宙的真空,只能听到阿姆斯特朗喘着粗气的声音。
每次看到电影的这一幕,总会让我想起2017年我第一次踏上南极大陆的瞬间。
从直升机上笨拙地跳到地面的那一刻,旋翼巨大的噪声都仿佛消失了,只剩下踏上一片未知大陆的奇妙感。

△“难言岛”常年有六七级大风,瞬时风力可达八级以上(总台央视记者赵曙光摄)

着陆地叫“难言岛”,千万甚至亿万年间踏足这片土地的人类可能不超过三位数,而我不仅成为了这个数字中的一部分,还见证了队友们在荒原中建起中国在整个西南极的第一个常年科考站。

从这个小岛开始,我们共同前往处女海域探测海底的秘密,我们在百万只企鹅的包围中修复人类在南极大陆上的第一个小木屋……就是这些探索未知和参与历史的高光时刻,让我在离开南极的日子里依然时不时回味一番,甚至那些漫长、枯燥、眩晕的航行都一起变成了美好回忆。

王善涛:“把每一天都当作末日来过” (2018年参加第35次南极科考)

我是参加了中国第35次南极科考的总台央视记者王善涛。
可能跟以往的任何一次都不同,我的实际行程只有不到三个月,时间虽短,经历却很丰富——中山站卸货作业1600多吨,创历史纪录;阿蒙森海意外触碰冰山,原定科考计划进行调整;转赴长城站下船,提前打道回国……

00:12

△总台央视记者王善涛在长城站乘坐橡皮艇告别“雪龙”号

上船之后,我就极力享受南极之行,甚至开玩笑地说:“把每一天都当作末日来过。
”不敢浪费一日一夜。
在中山站卸货期间,当看到“雪龙”号船后的水道里企鹅们愉快地游弋捕食时,那种安静、祥和的感觉能让你充分地忘掉自我,彻底融入大自然;当“雪龙”号船在南大洋航行过程中偶遇到跃出海面、翻尾嬉戏的鲸群时,欣喜、感恩与感动交织在一起;当“雪龙”号船遇险后,大家齐心协力清除船头堆积的冰雪,一种莫名的成就感瞬间就驱散了所有的疲惫与困倦……各种美好的回忆,是对我短暂的这次南极之行的最好注解。
期待他日再与南极结缘。

乔亚美:“极端环境” (2019年参加第36次南极科考)

作为第36次南极考察总台央视随船报道记者,在“雪龙2”号上已经69天了。
两个多月来。
我想到的最多的一个词是“极端环境”。
作为有着近20年一线报道经历的“老记者”,我曾在中缅边陲的怒江上身系一根绳子“溜索”拍摄,曾在埃博拉期间深入非洲疫区周边,还曾登上过海拔5400米的西藏高原。
然而,这些经历和这次相比,都不能称之为“极端环境”。

△从“雪龙2”号上远眺(总台央视记者乔亚美摄)

目前“雪龙2”号正在第二次穿越“魔鬼西风带”。
因为一直立就会呕吐,我已经在床上平躺了两天了。
这次穿越西风带要八天时间,这样躺下去也不是办法,今晚打算试试下床活动活动,看看身体状况。
也许,经历过这次以后,我真的可以和别人吹牛,说自己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了。

监制丨肖振生 王姗姗 张鸥

制片人丨崔霞 杨晓波

记者丨张熙 乔全兴 董志敏 万昆 张雷 赵曙光 王善涛 乔亚美

视频丨陈艺佳

撰写答案

请登录后再发布答案,点击登录

发布
问题

分享
好友

手机
浏览

扫码手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