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笔敲键的下一句是什么?马拉松敲键(香港)东瑞

发布于 2021-05-28 14:42:45

挥笔敲键的下一句是什么?马拉松敲键(香港)东瑞

查看更多

关注者
0
被浏览
3
1 个回答
admin
admin 2021-05-28
This guy hasn't written anything yet

挥笔敲键的下一句是什么马拉松敲键

香港 · 东瑞

疫情前,工作规范化,业余写作时间必须争分夺秒; 2019-2020年bl和疫情期间,有关行业受影响,直接涉及我们的运作,几乎停顿。
大把时间宅在家,创作时间大大多了出来, 创作量也就增加。
只是力求把文章写得更好更精致,一是放慢速度,多修改几次;二是马拉松敲键,不要求快,加强构思,令文章更耐读。

从 2020年2月开始至11月底,短篇小说和小小说约写了六十几篇(估计至少十万字),其中有五十篇属于「爱在瘟疫蔓延时」系列小小说,以后准备结集成书。
本来我想写到第五十篇就吿一段落,无奈如今疫情还在全球范围内可怕地蔓延,没有遏止的迹象,我想不必太急于出版,不妨再写满六十篇吧。
小小说不怕多,我可以从中筛选,欠理想的淘汰掉。
这些小小说字数多半在一千五百字到两千字之间。
其共同特征是与疫情有关,且以正能量为主。
素材、灵感多数来自:疫情中的感人真实事件;社会新闻改编;看图作文(微信中热传的);当然也有自己和另一半生活的写照;还有相当一部分是朋友谈论疫情时某些话语的感触和感悟,经过构思、虚构铺排成篇。
这些小小说的写作,我都视为一种训练,发现真不容易,因为听来的故事,有时并不好听,有的写出来要考虑是否有意义,又要表达什么?因此考虑很久才能下笔;有的素材,难免平淡,无啥细节,都要靠自己去重新组织成篇。
很久才可能写好一篇。
比起以前,我已经大大放缓脚步,可一些文友知道我写了五十篇还吓了一跳,认为够多了,不可思议。
然比起我七十至九十年代末做“爬格子动物”的年代,在那失业的日子,我每天得写五个专栏,如今完全是处于散漫的“马拉松式敲键”特殊时期了。

我之所以选择用小小说文体来书写疫情故事,主要原因是:一,反映瘟疫、传染性病毒的文字最常见的,不是长篇就是报告文学,散文更是大量的;二,用小小说文体来写这一次蔓延、肆虐全球的瘟疫故事比较罕见。
这种文体有相当难度,正好可以挑战自己和锻炼自己。
如果够水准,量多了,质也飞跃,就可能小溪成河汇大海,集腋成裘,成为有意义的、给 2019-2021的新冠疫情年代留下一本富有纪念性的文学作品。
当然我也没任何野心,只是喜欢写而已,哪有什么雄心壮志?这本小小说集如果无特别缘故,会用《爱在瘟疫蔓延时》做书名。
《爱在瘟疫蔓延时》原是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哥伦比亚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除了获奖的长篇《百年孤独》外的另一部巨著。
但书名应该没有申请专利权,何况他的文体是长篇,我写的体裁都是小小说构成的系列篇章。

由于大部分写的是人性、人类在大瘟疫中的爱,书名应很合适,似乎也是量体订造,完全没有掠美之意。

我小小说中,有些貌似普通的,读者和朋友喜欢,颇出乎意料之外。
如《拍掌》,写一对夫妇,为了在疫情宅家期间不八卦、不浪费时间,同一屋檐下,各做各事,有事才用拍掌联络,拍掌次数不同就有不同的解读。
文友看了大叹有趣过瘾。
真出乎意料。

我以文化出版为背景的长篇(书名未定)全书计划十五六万字,已完成初稿约十二万字。
散文、散文诗长长短短约写了六十篇,估计八九万字。
这样三种文体加起来也有三十万字了。

撰写答案

请登录后再发布答案,点击登录

发布
问题

分享
好友

手机
浏览

扫码手机浏览